其實他代替了懸空已久的對位諧星,玩弄嗅覺(激起恐怖攻擊時的規劃逃生路線),跨領域(私跨公,男同跨娘),科學主義(深信鼻孔比滑鼠乾淨,這是千真萬確!!)

接續在某次食肉宴的荒誕一千零一夜,被仙人跳或是愛玩屁眼的流行音樂長老。他以對話的型態暫時存留Gmail的草稿匣裡。

這一切的一切只是讓我體認到,那個始終空懸在該處的,他坐上去就會消失的,怎麼點名都會少一個人的苦惱感。

「在荒謬的時光,我們廉價的歡笑著,像是一群垮掉的人。」

我從小 我這輩子 超過一半。請造句。

引用某個真正很有趣的同事之名言,「我從小就想睡,我這輩子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睡。」

以後在辦公室裡還會出現球打去右外野,才發現哪裡根本沒站人的窘境嗎?

說真的,到哪裡都在備份的人,多多少少都有一點逃難氣味。

outsiderg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