部落格專用  


《超時空要愛》應該要獲得更大的注目,在我們無法期許的「後517」,來看看97前後的荒謬、去記憶以及無關乎緊要的歷史。(沒錯,我在說民進黨無意義的歷史,就現在的時間座標來看。)

簡單來說,《超時空要愛》就是以極其拙劣荒謬的表現手法,去闡明非常嚴肅的事物。此部電影的編劇是劉鎮偉,據說他本來想改編三個歷史經典:《西遊記》(《大話西遊》)、《三國演義》(《超時空要愛》)以及《水滸傳》。


梁朝偉在本片飾演警察劉一路,無論是旁白式的手法,以及恰巧又是警察的身分,要說跟《重慶森林》加上劉鎮偉和王家衛的關係,說是無心的巧合很難讓人相信。

既然演員有劉以達,電影音樂就別擔心會淪為「罐頭」了。

《超時空要愛》的前半段劇情是以去道德的荒謬現實作為梗概,兩個在富商手下做事情的小人物手下大飛(劉以達飾)GiGi(李綺虹)為主線開場,裡面出現了很濃厚的小人物冷血對話。(《超時空要愛》最應該探討的是台詞。)

最後兩人竟然想以戲中戲的方式蒙混過去,劇照(犯罪現場的照片)、化妝(暴力附加的表現特徵) GiGi說:「伯父…你看她表面上很傷,其實裡面沒有這麼傷。」

被強暴最後自殺身亡的女子、受不了女兒被強暴而自焚的父親。

黑色基調自此開始轉變,大飛和GiGi被挑撥離間,在街上槍戰。(《重慶森林》的味道也越來越濃了,GiGi那頭假髮。)

「沒想到我第一次愛的人,竟然是個死人。」王家衛式的浪漫在這部片時而出現,時而被戳破(那通電話的時間十四分零六秒…,下個月的電話帳單就有寫了。)

但是千萬別忽視無厘頭的元素,劉一路為了證明自己沒死找了護士來舌吻。

劉:「妳覺不覺得我的舌頭有點熱熱的?」

護:「有…有…有」

劉:「請問一個死人的舌頭怎麼會熱的?」

護:「對…」

劉:「這是一個實驗,親妳也是迫於無奈。」

護:「可是你親我嘴,手幹嘛抓我的胸呢?」

劉:「這因為我不是鬼,我是一個人嘛!還是一個男人,在陌生的環境之下親妳,自然會緊張嘛!人一緊張就會想拿點東西來抓,剛好我手又在妳胸口,對不起!」

這樣的對話軌跡要從周星馳的電影不難找到,

人類回到過去必然是要反諷現在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粵語版本的《超時空要愛》,劉一路知道自己到了三國時代大喊:「This is fucking dream!」這句在中文被省略掉了,夢境與超現實的必然關係還是要留住。

接著就是跨越時空的梗,直到最後,小人物們經過了這些歷程最終還是回到原本的人性。

《超時空要愛》的票房差我倒是不意外,如此艱澀的拼貼到底想討好誰?或許又是一部做起來覺得觀眾可能會喜歡,自己已經爽起來的作品。

(寫這篇文章時,因為得用土豆網反覆看一些片段,不禁讓我想起一位已經沒有聯絡的朋友,她先前常會丟一些土豆網的連結給我,其實我幾乎都沒有點過。不過在寫這篇文章時,一邊點,同時也想起這位朋友。)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局外人之內

outsiderg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